node_2.htm
2019年8月14日 星期
上一期    下一期   收藏本页
第06版:九龙江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第01版
要闻
第02版
综合新闻
第03版
要闻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月 光
▱杨郑琪

我一直都记得那个晚上的月光,照在地面上带着些微的银色,仿佛渗透进了地面,让夏日的原本该多带些温度的地板凉了些许。月光是柔和的,带些阴凉,就像是夜晚一样的温度。我趴在桌前看着沾染上月光的书本和窗棂,些许细小的灰尘在月光下翩然起舞,摇晃着不肯落下,像是与地心引力做着最后的抗争。

我忽然就想起了我年少时偶尔会踏着亘古不变的月光回到家乡,在深夜敲响家门,看父母睡眼惺忪却又突然惊喜的样子,也许是因为那种所谓的青春期叛逆和孩子气,我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是乐此不疲的。每当我收拾好背包推开门,看见月光洒在树枝上,带着些许凉意,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寂寞,就好像只有跑回到家门口,看见父母睡眼惺忪的样子时,才会稍稍安下心,钻进自己的被子在熟悉的触感里好好地睡一觉。

偶然间有一次,我回家的时候在傍晚,天空还没完全黑下来的时候,下了公交的那一刻才发觉天已经有些暗了,想着天色还早,就慢悠悠地沿着小巷子走,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有些恍惚地听见了有人在唱着什么。我鬼使神差地顺着那个声音往前走,越走近越发觉,那不是歌声,是有人在唱戏。

我听不清她唱的是什么,顺着声音摸到了那个大院的门口。那是个很古朴的院子,我从院门看进去,面对着门口的那个巨大的台子上铺了一层红色的台布,艳丽的色彩盖过了原本该泛着檀香味的木质地板。我定了定神,看向站在台上的那个人,穿着一身戏服,应该是个戏子。我想着为什么这里会有个戏子的时候,她似乎看向了我,然后勾唇一笑。我不明白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应对她,只好慌乱低下头,像个误入桃源的小孩一样试图掩盖自己的存在。

那戏腔却戛然而止了。

我等了一会儿,带着紧张和巨大的好奇心重新抬起头,但眼前的一切却让我以为我在梦里。院子还是那样的院子,古朴而带着些岁月的味道,但眼前的台子却残破不堪,没有红布,原本该泛着些许光泽的木质地板坍塌下陷,有的地方甚至被蜘蛛织了网,月光在丝线上游移不定,然后顺着塌掉的台子流到地上,洒了一地银光。而那个沐浴着月光起舞,戏腔婉转的姑娘,却就这样凭空消失了……或许只是一场梦境,而现在,只不过是梦境之后的清醒。

我至今不知道那个唱戏唱得格外好听的姑娘是谁,也不知道她唱的究竟是哪一本戏的哪一折,不知道那个坍塌的戏台上曾经有过怎样的故事,我只记住了那晚的月光,就好像东坡先生笔下一样,“庭中如积水空明”。那晚的月光大抵是从那个破旧戏台的蛛丝上,一路流进了我的心底,一边流一边高唱着歌儿,是那晚绕梁的戏腔。
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
闽南日报网址:www.zznews.cn  管理员信箱:webmaster@mnrb.net
广告热线:0596—2598333 订报及投诉:0596-2594000 内容纠错:0596—2598915
闽南日报社技术部制作、维护 Copyright 2007-2008 闽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
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要闻
   第04版:社会新闻
   第05版:民生与法
   第06版:九龙江
   第07版:要闻
   第08版:时事